手染书香的日子确是远矣

摘要: 尽管有千百个的理由,甚至时至今日,屏幕阅读代替了书本阅读,阅读的习惯未曾改变,但手染书香的日子确是远矣。

09-13 15:52 首页 百字先生

“书,书,书,这么多书,没见你看过几本?现在就剩你的书没搬了,你看咋办?”老婆嚷嚷道。

话虽这么说,所有的书还是被她整理了起来,装了几大袋子。装好袋子的书好沉,靠她的力气很难搬得动。搬又搬不动,见又实在占地方,难怪不生气。

打包好的书安静地摆放在一侧,是等着要搬走的。还有剩下的一些书,看来要进废品站的,却被一古脑儿地放在一边,被鼓鼓囊囊地装满了蛇皮袋。先生的眼光其他地方没怎么停留,已死死地盯住看似要卖掉的“淘汰”书不放,用一种近乎责问的眼光看着老婆,意思像在质询,你能判定这些书就没用了吗?

老婆见状,已不相让,有了几分急眼的架式:“好,好,好,可能我理的不对。你可以把这些书全部倾倒出来,重新理一遍,但你必须今天晚前全部理好,不理好不允许走。”老婆下了死命令。

……

废品站前,大包小包的书上了磅秤。一包一包的书倾倒下来,先生并没有走,在每一包倾下的书堆中拨弄开来,要仔细地确认这么多书中有没有被胡乱扔掉的,一本,两本……最终,先生手中拿到了五六本的书,这是他认为有用的,不应该丢掉的。书堆中有些小玻璃装饰的碎片,竟把他的手划伤了,书的封面上留下了几痕的血迹,像红笔划过,又像染上了红色的花纹。

先生心满意足,对老婆挑选的眼光忍不住赞赏了几句,原来打算要变卖扔掉的书大部分确实是无用的,看来最懂先生之心还是老婆。

……

沉沉的书袋,一袋一袋地搬下楼、装上车,再搬进新屋。炎炎的夏日,早已累得出了几身的汗,可这些都已全然不顾。

客厅里,摊得满堂满屋的书,先生一本本理着,老婆打着帮手。这些书啊,要说读过,他真的没有好好地读过几本,有些也就在买书的时候翻过几页,之后再也没碰过。但对于每一本书是什么时候购买的,在哪儿购买的,他都能说出个一二三来。在他看来,每一本书竟有一段过往,有一段回忆。

“这本是在上海的地摊上,是同济大学的校门口,都是学生们不要的,在校门口的旧书摊上淘到的。”

“这本是在去北京参加一个活动,听了某个教授的上课,觉得很精彩,正好有他的书出售,就毫不犹豫地买下来。”

一边理书,一边喋喋不休,如数家珍。

“你到底也要看几本啊。有书却不读,有用吗?”

他戛然无语。

……

才没几天,友人敲门,问有没有《围城》一书,他的儿子想读。

忙不迭地从新整理好的书列中抽出一本来,并热情地招呼:“孩子要读书是好事,我家里有好些书,随时欢迎过来选啊!”

“都是读书人,最不缺的就是书。”友人打趣道。

友人走了。他回过头,耸耸肩,扬扬眉。老婆知他想要表达什么,回应他的还是哪句话:“你读过几本了?”

夜临,灯光打在满墙的书上,他觉的好生饱满。这些有了岁月的书,他确实缺少阅读和亲近。它们齐崭崭地立在哪儿,书页有些发黄,但依然矍铄,像陪伴多年的老友,不曾有更多的言语。一阵茫然的蹉跎感不由而生。尽管有千百个的理由,甚至时至今日,屏幕阅读代替了书本阅读,阅读的习惯未曾改变,但手染书香的日子确是远矣。

本是读书人,怎能不读书。是到该读书的时候了。



首页 - 百字先生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