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内密探】古代太监如何解决生理需求?

摘要: 一入宫门深似海。

11-11 22:10 首页 六品堂

关注六品堂免费订阅书法知识!


一入宫门深似海。


不仅仅对于嫔妃来说,对于宫女和太监也是如此。


一个诺大的皇宫中,最多的还要数宫女和太监。宫女这个角色在后宫中没有名分,自打十来岁便入宫,不少人把一生最好的年华都耗在了宫里。而太监被剥夺了一个正常人的权利,是一种病态的存在。但作为一个男人,太监还会有生理需求吗?有生理需求的话会怎么解决?


从可见的史料分析,大致有手抚口啮或者借助狎具两种方式。清人笔记《浪迹丛谈》云:“阉人近女,每喜手抚口啮,紧张移时,至汗出即止。盖性欲至此已发泄净尽,亦变态也。”通过手抚口啮宣泄,从女人饥渴难耐的神情中得到另类满足。或者太监腰间带上狎具充当男人,得到心理和视觉上的满足。


而太监找来宣泄的对象也分为几类。



第一种:妓女。


太监或多或少会在平常服侍主子的时候得到一点打赏,以方便外出到妓院去找妓女。但太监因为生理上有缺陷,往往要求很过分,甚至有些变态。然而究其根本,也不过是通过视觉与触觉的刺激来满足心理、生理上的需要而已。



第二种:宫女。


宫女地位卑贱,一些无出头之日的宫女往往会和太监结成“菜户”和“对食”关系。在明朝的时候太监当权,有时候皇帝和太后还会问宫女和太监:“汝菜户是谁?”


而宫女与太监结为“对食”,在宫廷中深受嫔妃里的鼓励。一是因为宫女与太监定情,在这后宫之中自己就少一个对手。二是因为,古代太监是可以决定皇上的宠幸的,一般都是把各嫔妃的绿头牌拿进来让皇上选择,太监在旁边提醒。而让自己的宫女和太监结成对食,可以通过太监得到皇上宠幸,何乐而不为。


但其实太监和宫女都是苦命的人,深处后宫身不由己就需要有人来安慰,这种结合是病态的存在,因为太监是阉人,所以也无法行床笫之私,所以他们大多是思想上的慰藉居多。



第三种:妃子。


太监和妃子乱搞关系,这在我国各个朝代都很正常。历史记载的很多宫廷性错乱行为,在相当大的程度上都与太监有关。一个是嫔妃的绿头牌想要有出头之日,就需要太监的帮忙。因为这个关系,长此以往,太监伺候后宫嫔妃逐渐形成惊人的“潜规则”。而当嫔妃欲念旺盛,又得不到皇帝的宠幸时,也会选择太监来满足自己的生理需求。


明末权阉魏忠贤与明熹宗的乳母客氏以及清末安德海与慈禧太后都是比较著名的例子。



被阉割的太监——清朝


第四种:同性。


这是这里面最恶心的一种,不过在太监里面确实存在过。相传,末代皇帝溥仪就曾和他身边的太监有同性恋关系。这个殿前太监叫王凤池,长得唇红齿白。


清朝皇帝就曾经公开说过:太监就应该在小的时候就招进宫,这样他什么都不懂,以后也就不会有这方面的想法。不得不说,太监作为封建社会发展的一个奇葩产物,也确实是古代封建宫廷中处境最为悲惨的一群。



说起太监净身,你首先想到的画面可能是



幽暗的小房子里,一人脱了裤子,两腿叉开绑着,梳着小辫的老太监,拿着小刀,狞笑着,往他腿间一比划,惨叫,镜头一切。完事了。


△ 周星驰主演《鹿鼎记》里的阉割片段。


清宫剧里这样的场景,相比历史上真正的净身,简直儿戏。


我挑灯夜读,考据了清宫职人回忆的净身实录。如果你想净身,得参考这个教程。


首先,你得找个艺术高明的刀匠。


净身手术很早就有了,两千年前,大历史学家司马迁,得罪了汉武帝,就被去了势。后来还能跑遍祖国大江南北去采风,可见手术相当成功的。


闹太平天国时,洪秀全占了南京,后宫甚众,也需要太监,从广州请了一群有名西医,结果割死了上百个儿童。这下,北京的刀儿匠,在技术上把西医给镇了,甚至传出刀儿匠会邪术。


△ 刀儿匠阉割现场雕像,拍摄于北京宦官文化陈列馆。


北京刀儿匠,光绪年间,有南长街会计司胡同的“毕五”,和地安门内方砖胡同的“小刀刘”,都是名闻京师的高手。


净身的手术室,叫“净房”。


净房里别无他物,一炕,一柜,一刀而已。


手术之日,选在春末夏初,不冷不热,也没有蚊蝇。


先煮臭大麻叶水一碗,叫受阉人喝下,作麻醉之用。


△ 据说,臭大麻又名曼陀罗。


再以艾蒿、蒲公英、金银藤熬水,洗净其下身。


棉药纸若干,上涂着白蜡、香油、花椒粉,待用以包扎。


新鲜猪苦胆两枚备用。芝麻杆烧灰,撒在炕下。


鸡蛋一枚,煮的又老又硬,剥壳,放小碟子里备用。


一切准备就绪,就可以切了。这个过程很重要,咱们假设要阉的人名叫周庸,来讲讲怎么操作。


周庸身穿内衣,下身赤裸,仰躺炕上,四肢被机关紧缚,眼睛蒙上,自房柁上垂下一条绳,栓住那话儿,扯紧。


刀匠先从小碟子里取来煮蛋,叫周庸含嘴里,然后施展三寸不烂之舌,絮絮叨叨,劝他莫后悔呀,何必想不开呀。


△ 图片出自电视剧《走向共和》。


周庸光着屁股,叉着腿,什么也看不见,只觉胯下一阵阵冷嗖嗖,加上臭大麻水上头,脑袋发麻,滋味实在不好受,终于忍无可忍,大声说:“我是心甘情愿,给个痛快吧!”


“我”字刚出口,鸡蛋滚落,噎住喉头,不消几秒,便气迷昏厥了。


刀儿匠收拾停当,看看窗户纸,已经到了正午时分,正是阳气最旺的时分,可以动刀了。


他手握周庸那话儿,在球囊两侧割开深口,断筋,挤出睾丸。将猪苦胆剖成两片,贴在伤口上,猪苦胆又黏糊,又能止血消肿。


当然,挤的时候,受阉人可能会疼醒,把身子高高反挺,然而刀儿匠见得多了,依旧和助手谈笑风生。


然后就是去势。势,就是阴茎。


这一步,分寸很重要,割浅了,留有余势,时日久了,便会凸出来,还要再割一茬。


割深了,愈合后会深陷为坑,撒尿时,淋漓不止,尿不干净,身上臭不可闻。

刀儿匠用手指在根部掐算,算定尺寸,迅猛一刀,周庸就从此基本就告别男儿身了。


那话儿血淋淋吊着,随着绳子摆荡。


此时,刀儿匠翘起兰花指,轻拈起一根麦秸秆,精准插入尿道。麦秸秆的作用,是不让肉芽长死,封住尿口就不好了。


△ 修剪好的麦秸秆。


接着,剖开备好的猪苦胆,敷在创口上。


至此,刀匠打完收工,擦擦汗,喝上几盅小酒,庆祝自己又送走了一个男人。

术后三天,周庸还被绑在床上,醒了就喂臭大麻水,想尿就用芝麻杆灰接着。下身敷药棉纸,勤敷勤换,好生伺候着。


三天后,周庸可以下床了,刀儿匠还要给他抻腿,每天三次。周庸疼得哇哇叫,但如果不抻,日后腰就会伸不直。


△ 雕塑:弯腰太监。


割下来的那话儿,归刀儿匠保管,或送入宫里由太监总管存着,一一登记在册。


割下来的东西怎么保存?用香油炸透,沥油。


然后,将一黄色油绸布包,内装八宝散。所谓八宝散,是以石灰、珍珠末、潮脑、樟脑面、麝香、沉香、透骨草、辰砂混制而成。


等周庸的这东西炸好了,装进盒子,放入升里,升上贴有号码,存入升柜。等周庸进宫做了太监,有了钱,再来赎走。


△ 图片出自《中国最后一个太监》。


周庸家里若有钱,就早早赎走,用托装着,请回家里,挂在家中的房梁上。意思是,以后托生,还是个男人。


最后声明,虽然你看到周庸这人一路顺利进了宫,但这手艺已经失传很久,千万不要随便买把刀就自己下手了。


贸然尝试者,本人概不负责。


参考书目:

《太监宫女写真》,中国文史出版社

《太监谈往录》 ,故宫出版社

文字引用:

知乎:老金



首页 - 六品堂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