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深夜,我和她看到了一幕让我们绝望的东西

摘要: 1第一章 夜车拉尸每个人都有一个发家致富的梦想,可现实是很残酷的。有的人天生不用工作就可以衣食无忧,有的人生

09-07 11:13 首页 行走四川



1
第一章 夜车拉尸

每个人都有一个发家致富的梦想,可现实是很残酷的。

有的人天生不用工作就可以衣食无忧,有的人生下来就被父母抛弃。

我叫李冰河,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我想我的生活将归于平凡。

一个月前,我从市里的技校毕业,原本打算着找个像样的工作然后买房买车,可惜出了校门才知道讨口饭吃是多么的困难。

一个月下来,我身上的积蓄花完了,工作却一点着落都没有。

女友小蓉见我没钱吃饭,开始天天跟我闹分手,还骂我是窝囊废。

当时我甚至觉得整个人生都快完蛋了。

小蓉这一走,我顿时一无所有。

正当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我在技校的同学胖子找到了我,说有一个工作确认,就问我敢不敢开车。

我当时就乐了,饭都快吃不上了还有什么敢不敢的,我当即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

我跟他说,“只要是不犯法,我都干!”

胖子神秘一笑,“行,有你这句话就成!”

后来我才知道,这份工作,是在城西火葬场做夜班司机!

但是我事前已经答应胖子接下这份工作,如果临时拒绝恐怕以后这朋友也别想有了。所以按照约定,第二天我就去面试了。

整个面试过程很简单,简单问了一些基本资料,就算是通过了。

然后我就问面试官,工资的问题,他这才恍然跟我说,“基本工资一万二,给缴五险一金,节假日没有休息,但是你放心,节假日工资三倍,每次出车会额外再补贴两百元。”

说实话,我听完这待遇的时候,当时就有些昏头了。不估摸着是因为这火葬场忌讳的原因,所以并没有多少人来应聘,好不容易遇上一个,那自然是好酒好肉的招呼着了。

虽然兴奋,但我也没失去理智,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我问那人:“这工作难度大吗?”

那人说:“工作难度不大,胆子大会开车,有力气,记性好!”

我皱了皱眉,心里犯了嘀咕,胆子大会开车不就行了么,干啥非得有力气、记性好?

那人看出了我的疑惑,说:“哦,是这样的,夜班司机,很多时候要拉横死的人,这些人死的都很惨,而且死的急,旁边亲人少,所以夜班司机大多数需要搭把手抬尸体,或者干脆背尸体上车。”

我一听,顿时就吓一激灵,老一辈说,那些横死的人怨气极重,特别是那些吊死的、淹死的、车撞死的

那人打断我的思绪继续说:“要你记性好,是因为夜班司机有很多不成文的规定,但是每一条你都要牢记在心,如果你记不住,不小心犯了其中一条 ”那人说到这,顿了顿,突然一脸严肃甚至有些阴冷的对我说:“犯了一条,后果,不堪设想!”说完脸上还带着一丝惊慌失措。

“你今晚就上岗吧!”那人开始整理桌上的合同资料。

我心说啥情况?至于这么猴急么?难道我这岗位就没人和我交接?于是便问他:“之前的那个夜班司机呢?”

那人突然身体一颤,继而又恢复了原状:“我也不知道,别问了,晚上会有人来给你做岗前培训的!”

我回去草草的收拾了一番,傍晚的时候来到了城西火葬场。

刚进门,门卫室一个老头把我叫住了,详细一说我才知道,这人就是胖子的邻居,刘伯,就是他来给我做岗前培训。

刘伯人胖胖的,一副脸总是阴沉沉的,十分严肃。

他给了我几章打印纸,这上面都是夜班司机的一些规则和纪律,特别是最后一页比较醒目,都是粗体字标注的,是特别注意事项。

刘伯见我在看最后一页,在一旁抽着烟对我说:“你看的这些规矩,是普遍需要记住的,但你要是拉横死的人,千万要记住三点,这三点,上面没有!”

我赶紧问道:“哪三点?”

“第一、出车之前,一定要把车子从头到尾检查一遍,这是惯例,不能松懈!第二、在现场或者是开车的时候,不能拍照,拍自己也不行!”刘伯语气不容置疑的说道。

“恩!”我点了点头:“第三点呢?”

“第三,也是最主要的!”刘伯的眉头皱了起来,神色有些诡异的说:“在回来的路上,如果中途有人要搭车,千万不能让那人上车!”

我听后,觉得就第一点合理,检查车子是怕路上坏了耽误事。而第二点,为什么不让拍照?而且我拍自己关谁鸟事啊?更不合理的是这第三点,如果半路有人有个紧急情况,我都可以见死不救吗?这也太不人道了吧?

刘伯见我有所怀疑,他的眉头都快拧成了一个疙瘩,突然大吼一声:“记住了么?”

“啊,记住了!”我赶紧回应,这老头子突然这么激动,吓了我一大跳。

“好!”刘伯拍了拍我的肩膀,继而又和我说了一些其他的注意事项,很快天就黑了。

我正坐在休息室玩手机,刘伯没敲门就走了进来,吓的我差点蹦起来。

“来活了,下沙村死了个人,需要你一会出车拉到火葬场来,对了,这人是被车撞死的,属于横死,你最好别亲眼看他的尸体!”刘伯说。

“哦!”他这么一说,我突然就紧张了起来。

刘伯看我紧张,便说:“别害怕,你只要记住我和你说的那些就行了,尤其要记住第三点,懂了么?”

“懂了!”我点了点头。

刘伯带着我检查了一遍车,确认油和水还有其他地方都没问题,我便开车出发了。

下沙村我知道,离我所在的省城,大约有八十多公里,晚上车比较少,路上大约用了一个多小时,到下沙村的时候大约十点半。

我打电话给死者家属,按照他说的地址,直接找到了死者家。

一进门,打眼就看见死者的遗体放在院子里,听说死者是个风华正茂的女孩,死者尸体上面盖着一张白布,这张布在有些地方叫遮尸布,我们这叫殓布,两旁摆着几个花圈。

死者的家属见我一来,顿时就哭了起来。

他们自然知道我是来带死者走的,所以心中十分不舍,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但刘伯提前和我说过这种情况了,他告诉我不要感情用事婆婆妈妈,运遗体一刻都不能耽误,以后这种场面见的多了,慢慢就习惯了。

于是我张口便说道:“我是来接人的,让他跟我走吧,火化之前,你们到火葬场的殡仪馆里,还能见上最后一面的!”

家属中有一个中年男人走上前来,掏出一包中华烟塞给我,我直接接过来,揣进兜里。

刘伯说过,如果有人送你钱或者是烟,要接过来,但是太多了不要接,就拿一部分就可以了。

这人给我一包烟,不算多,而他给这包烟的意思是,好好照看死者的遗体,千万别磕着碰着,只有我接了烟,他们才放心。

我看也差不多了,该是把尸体抬到车上了。

这辆车是改装过的依维柯,车里面除了驾驶位和副驾驶位置,其余的座位都抽掉了,遗体直接就可以放在里面。

我把后门打开,便上前搭手去抬尸体,四个人,一人抬一个角。

说实话,那尸体真沉,就好似不是一个人似的,我很好奇那殓布下面盖的,到底是怎样的一张面孔。

就在我正走神的时候,突然觉得脚下一滑,差点一下跌坐在地上,还好旁边人把我扶住了。

但就在这一瞬间,我这一角突然下沉,尸体颠簸了一下,尸体的半个脑袋从殓布里颠了出来,脑袋都碰到了我的手。

登时我后脑勺都麻了,再一看那尸体,我差点一下子背过气去。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首页 - 行走四川 的更多文章: